霍池新闻 >>体育 >>tyc151com·浩沙国际被指伪造收入 股价在报告发布前已跌去八成

tyc151com·浩沙国际被指伪造收入 股价在报告发布前已跌去八成

来源: 霍池新闻
更新时间: 2019-12-23 08:10:35

tyc151com·浩沙国际被指伪造收入 股价在报告发布前已跌去八成

tyc151com,扑空的做空报告 | 浩沙国际被指伪造收入、虚增业绩,但股价在报告发布前已跌去八成

作者 | 荆芥

2018年7月10日,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宣布做空浩沙国际(02200,HK),称后者股价实际价值为0。

然而这次事件当中,沽空机构却有些扑空。因为在报告发布前的2018年6月29日,浩沙国际股价已经上演高台跳水,从最高价每股2.16港元跌至收盘价每股0.29港元,当日最低价每股0.23港元,跌幅高达86.19%。

至于股价暴跌的原因,浩沙国际于7月10日公开承认系由于银行抛售1096万股质押股所致,占总质押股数的1.9%。也就是说,仍有高达5.79亿股因融资需求而抵押给银行,占公司总股数的35.37%。

如今高比例股权质押而引发的股价闪崩事件时有发生,但是对于浩沙国际来讲并没有如此简单。

循着做空报告的行文,风云君接下来就做空报告的内容做详细的阐述。

一、 股价操纵的秘密

Bonitas在报告中称浩沙国际存在操纵股价的嫌疑。从对过去的140个交易日股价图的走势分析,浩沙国际的股价在交易日的最后一个小时内会被莫名其妙地拉升。

熟悉港股的投资者们都知道,在T+0的交易规则下,短线操作变得非常灵活多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风云君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操纵空间。

为了验证浩沙国际存在股价操纵的猜测,Bonitas采用以下方式。

首先,对港股排名前15的股票进行两种方式测算。第一种通过“Buy and Hold Strategy”, 即买入并持有,分别计算15支股票盈利或损失情况,接着对涨跌百分比进行归总,并得出涨跌百分比中值。

第二种方式有所不同,这种方式被称为“Compounded Last Hour Trading”,即最后一个小时买入,收盘卖出方式,以同样的计算方式得出涨跌百分比中值。

然后,以同样的方式计算出浩沙国际在两种不同方式下的涨跌百分比。最后进行比较,得出以下统计数据。

通过上图可以得到,在两种方式下,买卖15支股票均表现出有涨有跌。在第一种方式下,15支股票的中间值表现为盈利4.45%,而通过第二种方式的操作,则损失1.83%。反观浩沙国际的表现,第一种方式下,损失0.43%,而第二种方式下可实现盈利75.93%。

也就是说,如果投资人恰好在交易日最后一个小时买入浩沙国际,又恰好在收盘卖出,如此反复操作,可以获得75.93%的增幅收益。但是,这样精准的操作估计神仙也做不到吧

二、 涉嫌虚增收入

Bonitas在调查中认为浩沙国际通过未披露的第三方交易,从而达到虚增收益的目的。

追溯到2011年IPO,浩沙国际在招股书中提到将改变公司的商业模式,由直销模式变为经销模式。在此之前,即2010年7月,浩沙国际处置了三家内部经销商(现分别名为“上海兴驰”、“广州颖昌”、“北京雅莎”),这些公司由此成为独立第三方并不再有后续的合作关系(后文会有详细阐述)。

Bonitas 则认为这三家公司目前仍然是浩沙国际的前五名经销商中最大的三家经销商。通过对过去10年(2008-2017)的总收入统计,前五家经销商累计平均贡献收入约占浩沙国际总收入的50%(下图蓝框)。

根据浩沙国际公布的年报数据,经测算在2016年和2017年,前五名经销商平均贡献收入分别为1.15亿和1.21亿(上图红框)。那么,位列浩沙国际前五名经销商的那三名经销商,贡献的收入自然不会与平均数据相差巨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Bonitas查阅到“上海兴驰”2016年和2017年商品销售费用(COGS)分别为3300万和3100万;“广州颖昌”2016年和2017年商品销售费用均为3500万;“北京雅莎”2016年和2017年商品销售费用分别为6200万和2600万。

要知道,这仅仅是其中的三家。保守估计,浩沙国际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虚构收入6.85亿和8.94亿。Bonitas预估浩沙国际2016年和2017年真实的总收入约为4190万人民币和3040万人名币,仅为浩沙国际公布收入的32%。

同时,浩沙国际称在销售环节上走轻资产路线,让利于开店经营的分销商。而通过对分销商的财务状况分析,Bonitas发现各经销商2017年的收益较上一年有所下滑,但应收账款、存货和应付账款反而增加了,并怀疑经销商有帮助浩沙国际虚增交易额的嫌疑。

除了在应收账款、存货和应付账款中有业绩造假的行为外,在资产负债表中,现金等价物的“定期存款”也仅仅在IPO招股书中简单的一行字提及到,所以Bonatis表示如果以上假设猜测正确的话,那么浩沙国际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捏造收入和利润了

在前文中提到,浩沙国际处置了三家内部经销商并不再进行后续的合作,那么,接下来看看经销商的具体情况。

1. 上海兴驰

在浩沙上市前,浩沙发布公告称将上海兴驰移除内部经销商名单并不再与其进行业务方面的合作。然而事实上,上海兴驰仍在天猫店上销售浩沙国际的产品。

同时在上海兴驰的公司招聘介绍中,都称其为“浩沙一级经销商”。

 上海兴驰的公司通信地址也与浩沙国际的控股子公司“浩沙(中国)有限公司“、”浩沙纺织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一致。而且,上海兴驰贡献的收入占浩沙国际销售额的46%。种种证据和事实表明,浩沙国际在撒谎。

2. 广州颖昌

2010年,浩沙国际将广州颖昌以股权转让的方式转给了独立第三方许炼钢(99%)和施清丽(1%)。然而Bonitas则认为这其中存在着关联交易。

广州颖昌的大股东为许炼钢,监事为许泽辉。而许泽辉与浩沙国际的股东施松柏有着紧密的联系。

许泽辉100%控股的公司“Zehui Investment“公司就出现在浩沙国际的架构中。

许泽辉同时也是“深圳威士时尚服饰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施松柏为监事。而许炼钢拥有的其中一家名为“深圳市富鑫服饰有限公司“的监事也是施松柏。

施松柏同时作为两家看似毫无关联的公司的监事本身并无问题,但是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与浩沙国际有者密不可分的关系,就非常值得怀疑。

3. 北京雅莎

北京雅莎也曾被浩沙国际从内部经销商名单中移除后被认为独立第三方。然而北京雅莎在2015年则是浩沙国际最大的客户,当年贡献收入1.43亿,占浩沙国际总收入的12%。

同时北京雅莎也在招聘网站的公司介绍中称其属于浩沙集团服饰产业线,并在天猫和京东上销售后者的产品。

4. 上海邦步

上海邦步通过天猫和京东网络旗舰店售卖浩沙国际的相关产品。这其中也存在着高管的关联关系。施凉凉是上海邦步的法定代表人,许文振作为公司的监事。

许文振同时是“晋江市浩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洪春晓作为其公司的监事。洪春晓同时也是“浩沙国际(香港)有限公司“控股的子公司“浩沙纺织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监事。

 5. 佳适优品

佳适优品也是通过天猫旗舰店销售浩沙国际的相关产品,自然而然是后者的客户。曾文炎是佳适优品的股东和监事,同时也是“厦门御雅莎贸易有限公司”的监事,这家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总经理也是许文振,即“上海邦步”的监事。

复杂的关系往往令人生疑,可以看出,上述的经销商中的关系也正是如此。

三、 存在未披露的关联方

除此之外,Bonitas怀疑仍有未披露的关联供应商帮助浩沙国际虚增业绩。浩沙称其唯一有意义的关联交易是Haosha Garments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以及对浩沙健身中心的最低销售。然而,这是一个谎言。

1. 浩特纺织

浩特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大田浩沙体育文化产业园建设项目”的建设(筹建)单位,总投资5亿元。

2013年一篇文章称浩沙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也是该项目的合作方,总投资3亿元。

在2017年,浩沙国际也作为大田体育文化产业园建设的责任方共同负责建设该项目。然而上述的项目在浩沙国际的任何年报或文件中并未提及。

Bonitas怀疑这样的做法,一种原因是故意将私人业务和公司业务混合从而导致投资者无法区分经营业务是属于私人的还是公共的;另一种原因是浩沙国际的股东“施兄弟”利用浩沙的公共股份,或者资产负债表,来保证项目的融资而不向投资人披露债务信息。

不论是上述的哪一种原因,可以确认的是浩特纺织是浩沙国际没有披露的第三方合作方,并存在着可疑的关联交易行为。

2. 佳特服装

在上文说到的佳适优品,其另外一名股东为施少腾(据风云君查证,2018年6月21日,施少腾已将公司受让于施能池)。施少腾同时也是佳特服装的股东,而该公司的监事施清煌曾经施芳草浩沙内衣店的法定代表人,目前在郑州纤韵服饰有限公司担任独立持股人。

而纤韵服饰也是浩沙国际披露的第三方经销商。以此看来,浩沙国际的整体布局确实是深不可测。

四、结尾

Bonitas沽空浩沙国际的理由相对充分,当然,只是这一拳还没挥出去对方就已经趴地上了。没挣到钱不要紧,反正风云君也是吃瓜群众,看热闹就喜欢这种狗血剧。

风云君曾经说过,一家上市公司治理是否良好,先看架构是否清晰。通过这次的报告解读,也能从中窥探出上市公司存在的问题。

  • 上一篇:警惕!非法销售股权融资 投资人须当心
  • 下一篇:超撩恶魔风!《Fate/Apocrypha》塞米勒米
  • Copyright 2018-2019 hickzup.com 霍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